关于“科学的定义-科学由他划定布什领衔撰著的《科学--没有止境的前沿》所指:广泛的重大前沿/跨越足够多强国。而海南琼州大学在一千多年来欧美科技强国一直居于世界领先的比尔·盖茨的导师哈佛大学著名教授美国三院院士的世界名著中说海南琼州大学居世界领先的哈密顿图是已有一千多年世界最悠久的悬而未决的大问题,特别是海南琼大在90年代初已在多年以来国家基金委等唯一公认的邻域并条件-在其研究哈密顿图的复圈结构的全部8个领域都是全世界第一个做出突破(全世界的进展都很微小算不上突破)并且是彻底突破,得到当时这领域的中国第一人宋理事长说“在哈密顿图的邻域并各类复圈结构全世界做得最好的是海南”,如此在历史上全校第一届研究生大会中唯一只有我的报告得到包括校长等全场站起来鼓掌-当时受邀参会的有中山大学等研究生会代表-其实象这里说我1983年已攻读陈省身大师读博士时读的书而当时也有可能考中大校长的研究生。要知以前就是到海南最高楼仍仅6层的80年代中期的世界重要前沿科学仍就如这2海南最伟大院士大师的状况,更如这些国际化的海南第一:第一、如中国第一数学家来信说我在90年代初已是国外期刊审稿(我也不知他怎知道-不过他来信一段时间后他就当选影响因子3点多的数学期刊世界第一高的编委,可见以前就是审稿都难得),第二、我是海南唯一的美国数学会的评论员,第三、海南唯一的欧洲数学会的评论(唯一是当时海南还远远没有第二个评论员,第一是因有第二),第四、我当一百个国际科学杂志主编编委后琼南三亚都还没有其他专家当国际编委(当时之难如三亚的SCI论文世界第一的权威大师)、并且我当选到20个国际杂志主编编委后海口等都还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专家当国际编委,第五、以前我每年都当多个国际科学大会合作主席并当了多年海南大学等海南其他单位都还没有专家当那怕大会委员(海南大学领导是有钱有帮手-但以前国际性少时主要靠出版大会论文的多个可供挑选的国际杂志等很多国际因素-现在已泛滥可出版会议论文的杂志更多到泛滥我就早已不当因只要有钱就行海大已主办多个国际会议),…(在国内外权威专家的简历上都主要写它们-我这里当几十个国际组织的主席委员院士等一般都尽量不写-特别是没有前面的开创性而是泛滥后获得的所有国内荣誉称号都是骗抢夺非法的),如此不仅是海南省琼州大学唯一在职的突出贡献专家称号获得者,还如主页说琼南唯一科学中心。下面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有中国思想解放运动鼻祖中国第一任书记、我正下面的林毅夫是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

 

1 

特别是琼州大学升本科前条件极差之下在科学30个方面都是海南第一登上世界舞台如其中第1方面-成果:既做一千多年世界最悠久的特大难题、也做胡锦涛总书记2届校友如此是海南最伟大准省长的领域、也做他的助理竟是正厅长的领域、也做数学和化学都是哈佛大学最利害的领域、也做1百多年的世界三大难题的领域、…等等;第2方面-杂志:琼大是国际杂志编委海南省中、西、南、东部还没有其它专家是国际编委;第3方面-会议:以前是多个国际大会主席。第4、第5、…第50

就因这里最后段见1976年受初中文凭的华罗庚和组合数学大师影响就攻读组合代数等,1983年攻读相关学科世界最深远的博士生教材,其后,这里最后见我1985年就尝试做的四色猜想哈密顿图问题不仅比使5个人获得诺贝尔奖庞加莱猜想悠久得多;也见做为探索这2个悠久问题的各一个子问题,世界各国专家对这2个子问题的每一篇论文都仅各解决几类,可琼州大学赵克文彻底解决2个子问题的上千类,而海南没有人准备好要做一代一代世界各国专家都无能解决的这样悠久的大问题(当然,海南是不想做,要是想,海南每一个人都会彻底解决这2个以及更多个的千万类而且每个人都比我做的好得多、用的时间比我的少得多)。要知道有3百年的哈密顿图问题比最近全世界最火孪生素数猜想早得多,可这里最后一行见张益唐514突破此猜想到七千万--别人2831日、6235日就有5次突破到40万,张的论文至今也仅被引用4-却已获一大堆世界大奖。也见生物医学的被引用2千次-但仅是讲师。而为解决3百年哈图的NC所有复圈领域都是琼大突破而至今仍无人超越(其实除了这里的NC,在这里见在dOreFan3个曾是它之前最受重视突破方向,琼州大学也是迄今为止世界最领先的。如在Fan方向只做一篇哈图论文就获得哈图国家最高奖-而琼州大学都从5个方向突破或超越或发展这国家最高奖--要知一个方向就已经包含这国家奖的那特别是这里最后段见琼州大学以前在所有方向是全世界做到顶峰全面,其实这里5还没有投稿也没有放在这网的任何地方的也是突破的希望但是否因我们琼州大学所在的中国唯一贫困市的五指山区的条件可能比海口等的条件差那么一点点吧我们早已不是海南科学第一人至多只算达到海南的中下游而已

拓荒海南的意义:韩国朝鲜等和中国大陆相连在一起的曾长期是中国的领土,这是否似乎吧可能吧-没有永远的国家区分只有永远的地理区分-即只看地理上是否一体的还是自成一体的象韩国朝鲜和中国还有越南等,而海南和大陆相隔几十公里,我们就也要有点自立吧更不能自卑自暴自弃吧-也应为国家民族和历史分担点吧,如此,虽我陷于海南最落后的五指山区-没有钱没有经费-工作条件生活环境周围合作队伍极端落后等但以前我在数理化生计等都要做+还需要开创海南三十个科学方面走向世界等等。紧迫性是:南海的面积是中国陆地约1/3,是世界第三大海。然而下面见以前来海南的只是为抢官钱利等-因此要千万亿科学才能发展海南-不能象文科的搞帮派搞政治等-他们不循科学-不靠民众努力意识程度-就因不长期在各方面科学付心血而仅投机使解放前后前夕给予他们的海大校长海师校长也无所谓而一、二年就抛弃--这也许有历史原因-要是我们在当时也许同样抛弃吧。而现在又已泛滥成灾使这里见很多人只管抢钱等而不屑做,因我各方面都远远不如他们-特别是我最差的贫困深山区而他们在最好的海口市,则要是他们愿意做肯定在杂志等各方面都比我做的多得多(如这里最后段见我们担任100个国际编委时三亚市都还没有其它一个专家是国际编委,我担任到30个国际编委时海大海师等海南数学计算机信息科学等都还没有人是国际编委,就是海南计算机与电子信息界最利害的海大杜院长和琼大首席教授也是我担任30个编委后才担任国际编委。而其它学科需要做实验但海南以前实验材料原料设备等不如美国,如此看这里见生物、化学等做实验的可能不如抄美国的准确-如此时间心血做而不如人不气傻人吗--而数学不需实验如此只要几十年如一日奋斗不浪费一分钟交女朋友结婚就有可能超越欧美强国无法突破的世界重大学科就象我以前成为海南科学史上第一人后就要做条件千万亿元课题--而我们山区却一直没有经费等使这千万亿元课题随着时间流失而已变成井底之蛙,如此20年前已要退出江湖)。因此我非常对不起如这里说30多年前的1976就一直攻读组合图论小册子等一直拚搏-我国授予给18人首批博士学位的1983年起他更攻读相关学科内容在全世界最广、最深的博士生用书…但其后没有环境条件而逐渐落伍

我想文革前的这些前辈既无又无条件应该可以理解他们,但文革后在海大海师那么多又各条件已优还抛弃海南-这现象对我们几十年一辈子在中国唯一贫困市的深山的似乎一直很难理解,如这里见以前就是在海南最好地方的海口市又来海南不到几年就嫌官小钱少房差海口差环境差而马上抛弃海南…可问问我们陷于海南最差的贫困山区的官钱房等是何惨状、身心是何遭遇?自古以来最伟大的生命哲学家叔本华人类所能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拿健康来换取其他身外之物-可我们换取身外之物了吗-我们换取到什么了?只因在荒芜时代开创海南比拿诺贝尔奖迫切重要--要知道南中国海的一小块地下就蕴藏百万亿升天燃气但因以前南海和海南落后就只无奈的看着南海一直荒芜和任凭邻国抢占驾驭-可它面积还是中国陆地约1/3更雪上加霜的是只为钱权享受的奸猾骗子们过了青春年龄才来海南抢钱权等的在条件优的海口都待不住--迫不及待抛弃海南;而这里5行字海南省第一科学家的则分钟都多么珍贵-却将富有世界级创造力的青春直至衰退的中年/中国著名的滨海城市来到中国贫困市的深山--扎根30--也因此先是为拓荒琼南在20年前放弃美国等的博士机会-其后是放弃清华大学合作千万亿元课题………。可你看下面更更更让人看到:是以前状况荒芜还是人世荒凉呢?或要如何说呢?

40年代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国民党行政院院长宋子文、以及陈策王俊韩汉英黄珍吾郑介民筹备海南大学筹备委员会成员还有孙科、北大校长傅斯年清华校长罗家伦等。不过国民党中部分人不象共产党有钱有权就能办事,否则怎么有很多正直之士也在它一边),其时国民党节节败退,是立海南或台湾为首都正在不同意见中,这看到机会,可能还有这些人给口头承诺或中央或省部等更高名利,有部分人愿意来当海南大学正副校长。可1949年蒋介石跑去台湾,第一批最利害的就不愿意当正副校长,全抛弃海南;海南大学招生起1年左右就自生自灭。差一些的去当海南师范学院校长。1952年降为海南师范专科学校,校长也不愿当全都抛弃海南。资师差使得19539月海南师范专科学校撤销,一切并入海南中学

要知当时教育部长杭立武等批曰:“海南地位重要”。此鼓劲应是回海南的又一额外企望。然而,国民党败退后他们既非跟着国民党跑去台湾也非是去北大清华中科院,并且他们前后抛弃海南大学校长跑回大陆至多也仅担任系里下面的教研室主任或工厂的技术员,可就是不愿担任海南大学校长\海南师范学院校长,呜呼我海南…贫穷就被嫌弃(这里是否有必要澄清一段历史:即最后一批离弃海南的海南大学校长,在所有的介绍中均说是“赴法国里昂大学留学”,而在里昂中法大学473名学生名单里见他,这大学是中国在海外设立的唯一一所大学类机构”,在里昂中法大学博士论文目录也见他的博士论文44-他前面16--他后面百多人有3百页的多人也有比他少的-勤工俭学就这状况--因此说去里昂大学留学也许不妥吧。不过这也是老资格了,但他1952年离弃海南大学校长回大陆后的1956全国教授定级中也仅是3级教授--而该校12级教授一大堆,且1952年已50多岁--做为海南人就这点什么都做不了的余热留给家乡都不愿意。当然,他们比那些读了里昂中法大学却从不愿回海南\看不起海南大学校长之职位的好得多!要知都是海南直接选他们去里昂中法大学的啊,呜呼我海南…);而在琼州大学筹备本科升本科后,海南也富了,人才也泛滥成灾了,才如去年大陆51岁正年富力强的国家一级单位副厅级都甘心来海南省一个大学的下面二级部门当副处级-而且是副系主任-更给人打副手呜呼我海南……以前海南多么荒芜多么稀缺多么渴望人才的时代却抛弃它跑得远远的,其状况差不多也和最近的海南数学界现象一样,如海南大学张跃辉老师1996年来-2000年回大陆,该校洪世煌老师1998年来-2003年就回大陆,海南师范大学游林老师也2006年当上海南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就回去大陆等等(他们来海南时最好的张跃辉也仅有3篇第一作者论文,他们三人走时都有十几篇论文虽还不怎样但已是海南中青年数学人才中最利害的中歼力量),也就是奇怪的是他们回大陆时是海南受重视的专家,可如江西省人洪世煌是海南省第一大学--海南大学正系主任但却甘愿去杭州的三流大学至今仍副系级的官都没弄半个,张跃辉也仍是副教授,真是把我们弄得糊里糊涂乎?所以,这些当官的别笑他们--要是你以前条件差时来海南说不定你比他们跑得更快!不仅海南大学海南师范大学,琼州大学也有不少这现象,最可惜的是这里8段的石玉强…。现在是无法理解以前的--因这几年我国已是全球第一博士大国并突然人才泛滥得特别利害、就是全球博士也泛滥了、从美国回大陆的人才也到处成堆,则回去大陆可能更糟--且海南条件也好了--如去年51岁正年富力强的大陆国家一级单位副厅级都甘心来海南省一个大学的下面二级部门当副处级……  (涉及到科学,刚见在第十六届中国科协年会上,中国科协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院士说我不太同意中医是科学。我想我和很多人可能对这句话并不完全同意,但也由此引导出到底什么才是“科学”的定义。当然,做为中国科协主席、中国科技界的领袖,他的话必定有它的道理,和我上面第一行的“科学应是全世界都通行的”有一致的成份,当然并不相同。虽然中医在西方受到一些非议,但必竟中医在西方等世界各国也算通行,只要该国家的宪法或科学组织不坚持抵制和反对,就应算通行。但我的话还显示着“通行的并不一定是科学”。我想我的话是对的,虽然它是笼统的,必竟在科学的某些方面也是一直有争议的。不论如何被称法兰西“牛顿”的拉普拉斯公认为“所有人的老师的欧拉”创造的已有3百年历史的哈密顿图的几十个主流领域全部都居世界领先的琼州大学-是否算科学?    返回琼南科学中心

关于人民网等报道的海洋陆地天空都做的海南科学第一人可要知道解放后直到80年代中期南省最高建筑仍是6的海口侨大厦且最上面几层仅一房子长象塔楼-这不可思议哈密顿图之难这里中间世界第一大师和中国省的先驱们)。此外海南省中、西、南、东部还没其他人是国际编委时琼州大学已担任100世界五大出版社等的杂志副主编或编委等等,-还创建关键国际奠基:①邀美国主席创建国际杂志②合创国际学会一直任国际会议主席④任数学国际评论员⑤还有合作国际顶级大学主席(而可知琼大在中国唯一贫困市之难,-林越分来我校之初才得排版近百篇但也仍还缺条件处理).只得为拓荒海南20年前放弃或可哈佛大学等博士-而现已泛滥

一个在清华很普通的教育者竟也有如此吸引力-跳槽到商汤科技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大佬代季峰说:帅先生是“一个可以把选修课上得璀璨耀眼,掌声阵阵的思想家”;以太坊联合创始人Joseph Lubin创立的区块链技术公司 ConsenSys的高级软件工程师 Veronica Zheng(郑志星)说:“我们正是需要这样的教育者来充当起时代的领跑者”;央视北大清华等专家担任编播主持的中国教育之声网CEO徐建娟(徐小璐)还是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教师全国办主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著名资深主持人/新媒体主持创始人说:“我也专程前往聆听了帅老师的课,课堂上我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心灵的震撼,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真的很感动,很久很久没这样感动了”-这徐建娟还是金路之声(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裁佳路生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等是一不简单女孩;“一些学生将他和他课视为报考清华的一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