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页说我们学科“现代图论”的主要开创者William "Bill" Tutte纪录他的长篇电影《二战的密码破译英雄》。就如在这55分钟的电影开头说他“名叫Bill Tutte-比尔·塔特,你不会知道他,但在1942年,他却完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情报界最伟大的壮举,这缩短了战争,换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你不会知道他’是因为伴随着的结束,整个比尔·塔特行动被宣判成为秘密。但现在已达成共识“把布莱切利园里进行的工作大部分归功于阿兰·灵个人来说显而易见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最近英国首相卡梅伦在《纽马科特日报》发起的运动中对比尔·塔特还在世家人表达了的感激,并在最近的2014建立了新的塔特纪念馆。时至比尔·塔特未曾受到像阿兰·图灵般在社会公众心中的地位和认可程度

                

今天在全世界各国所有网上都突现《英国情报机构隐身66 伦敦总部首度曝光》之至铺天盖地--然而就象上面电影般少人破解数学家之孤寂以及经费人员等之无助,即便这英国情报机构是因“破解当时最先进的德国密码机才声名大噪”更特别就象上面电影说的“缩短了战争,换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而其破解的最大功臣是30年前我们海南琼州大学读研究生起就一直指导支持合作我们海南琼州大学的美籍赖虹建院长的博士后导师-下段见赖院长是他唯一最成功的博士徒孙(即这最伟大壮举的破解者是我们现代图论之父William "Bill" Tutte,就如专门讲他的这部长篇纪实电影-二战的密码破译英雄)(在百度可参考为什么William的昵称是Bill?如比尔·盖茨的正式名字是 William Gate

 

关于William "Bill" Tutte(常称Bill Tutte比尔×塔特),在他的维基介绍页的右上角的方框的最下面段-见他的著名博士只有2人:W. G. BrownNeil Robertson;并再继续看他俩中的W. G. Brown维基页见他没有博士生(确实看MGPW. G. Brow见他不仅没有博士生且William "Bill" Tutte仅是他的第2导师),而看这2博士中的G. Neil Robertson维基页见只有一个著名博士Paul A. Catlin而看MGPCatlin3博士中只有30年前读研究生起就一直指教支持合作我们海南琼州大学的美籍赖虹建院长是唯一可称世界著名的图论学家-特别是做为广东省历史上唯一的学生类“全国新长征突击手称号获得者的世界前五的哈密顿图大师的赖院长对广东省很感念如此在30年前海南琼大在广州读研究生3年多时间里多次回来中国第一个组合数学研究室等并几乎每次都是开长时间的系列讲座-而那时全广东省只有我从事哈密顿图的领域是最多-其他各大学的专家都是只做哈密顿图的一、二个领域--中山大学计算机系系主任娄教授那时还在国外(正如这里权威大师说国内图论界对哈密顿图搞得这么全面的是少有)。上面已说Tutte的维基网只说2个著名博士-2博士中W. G. Brown有包括Tutte2个导师且他没有博士-而另一个Neil Robertson只有一个导师William "Bill" Tutte)。    (现代哈密顿图开拓者狄拉克的父亲老狄拉克:“对于理论物理学家,过了30 可以说是生已似死”;数学大师哈代:“数学家30岁以后创造力就枯竭了。所以,很荣幸在攻读研究生3年多的人生青春年华焕发之际得到赖院长多次回来中国第一组合数学研究室做哈密顿图系列讲座,而赖院长做为比尔·塔特的博士后还是比尔·塔特唯一最成功的博士徒孙…似感他是比尔·塔特的所有理论方法成果精神思想附体而深受鼓舞受益匪浅似登巨人之肩千技长进百路齐开,特别是3年多的指导中奋发而使已攻读比尔·塔特1984年出版的只有很少人读的难懂透的《图论》英文版著作及他的很多哈密顿图等的论文的我似感同赖教授的导师也为本人的间接导师,当然更应对尽可能的很多相关学科领域都做最全面最前沿的攻读掌握,如此而得所有这些学科领域都是在30岁之前特别是从广州回海南深山区之前做,而那30岁以后是否最好应做赚钱的应用工程高科技领域)(Rota在这《图论》评论说Tutte is presenting here the jewels of a subject rich in deep results-意即这书展示的都是这学科的珠宝,而且这些珠宝都是丰富深刻的结果。既然都是珠宝就应优先翻译啊,但因这些结果都深刻-确实它比当时通用的BondyHarary2本图论研究生教材参考书高一个档次-算是专为少数科研工作者的最高档次用书且即同行都头痛-那翻译就是赔钱。所以,以前国内不仅没有翻译它为中文版-就是购买这书原英文版的专家或单位都很少,而海南琼大因赖院长则头皮多硬也得弄来这本书(我想我们中国科学界除了我-再没有几个专家有比尔·塔特1984年版的《图论》--关于首页说有海南有他的书-本要说中国至多几个专家有他的书-只因字已占满整行再写不下(特别是Bill Tutte1978年后就不再招研究生,他招生时中国又闹文革等而没人出去跟他学习。赖院长做他的博士后还是因赖教授的导师是他的博士这层关系才得接收--我们以前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做的世界图论网都可见从Bill Tutte传承下来的徒孙们就是止于赖院长--有很多比赖院长背份大他的徒子徒孙也没几个入这Bill Tutte的家族谱-也因这书很前沿并有约20%文献是他自己的如一共11章的这书第917篇参考文献中7篇是他为第一作者的如此只适合少数追随他的专家-且如我是读研究生时赖院长多次回国来我的母校做系列讲座并赖院长和我都一同从事哈密顿图的并做得很多才感到需要才使我费很多周折出很多钱才从国外购到这书)。这套EMA丛书编委有陈省身院士、阿蒂亚主席、现代计算机之父Knuth

就因如北京大学状元说读研究生时是数学魔鬼天才、美国权威大师说“献身于科学”等以致这里见华师大在校研究生一万多人-当时在校读研的许多人现已成各学科权威名家,海南琼州大学在1991年全校包括博士后的几千研究生大会上是唯一报告到中途就得到全场包括校长等站起立鼓掌的!因当时海南的状况毕业时就写信给很权威的省领导并得到某厅长经广州时来华师大表达省领导的意思…那时计划时代的省领导可不象现在市场时代的领导…

赖虹建院长不仅是比尔·塔特唯一最成功的博士徒孙而且完成博士学位后也再于1987-1989年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组合优化系做博士后,而这现代图论之父William Thomas Tutte虽已不再招收指导博士但仍一直只唯一是该系教授,因此,赖教授做博士后期间一直得到他很多指点商讨真髓如William "Bill" Tutte(常称Bill Tutte)在他的维基第一段的最后介绍他主要做“graph theory and matroid theory,关于他在前者graph theory图论的哈密顿图等曾做出伟大的贡献这是人所共知就不用说了,而Matroid theory-拟阵论当今最全面最丰富最权威的专著就是赖教授的。

此外Bill Tutte60年代初就移居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并他的博士中只有高度称赞海南琼州大学工作的Arthur Hobbs教授做正宗哈密顿图Hobbs1977年毕业的博士Peterson的毕业论文也做二分平面立方图的哈密顿圈),Arthur Hobbs教授曾任美国大学教授协会中南区主席,当然Arthur Hobbs教授也是有近5万学生的全美特大型大学-Texas A&M大学教授协会主席哈佛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才一千左右学生那这2个教授协会主席的队伍就更少),如此Arthur Hobbs教授是哈密顿图世界权威-并他看了这里海南琼州大学的定理[4]后给海南琼大来信评价说“I have looked through the paper you went me, and it does look very interesting,他是一个非常刻苦严格严谨的数学家很少用“ very”(如在他的网页说In graduate school and for 10 years after that, I concentrated on Hamiltonian cycles即说他1962年大学毕业进入研究生院在平面哈密顿图先驱比尔·塔特指导下做研究生到1971年毕业这9年以及毕业后最先十年都一直集中于研究哈密顿圈),他也是赖院长的主要合作者。     (赖院长在我读研时多次回来做系列讲座-我们实验室不只是中国第一个组合数学研究室,就如“国组合数学首届学术会议”在大连召开都需要华师大合作筹备,已有海南琼州大学编委做为导师指导的博士在1994获得诺贝尔奖并这诺贝尔奖得主在2005年起担任华师大组合研究中心主任,也不仅广东省数学会名誉理事长钟集教授在这里见是1991年成立的广东省组合数学学会名誉理事长,而且柳柏廉教授为学会理事长,陈继承教授为副理事长,其中钟集教授和柳柏濂教授都是我的导师,要知比柳老师大十几届的的 1956年已是湖南大学教师的陈继承教授此时是中山大学计算机系系主任。这里更见钟集教授为主席的评委会创造中国科学界历史-更让世界科学界折服中国的科学评审是权威公正的并纠正平反了世界科学界伟大的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