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哈密顿图邻域并条件在1990年左右的解决-那按最小度、度和、距离为2、范型等则全世界每个人都明白知道泛圈图的条件是n-δ如此下面复印件是海南琼州大学赵克文1991彻底解决泛圈图的这邻域并条件它是这里定理[12]),然而从下面简述见世界各地在1991年之后仍花近20做它-且进展非常缓慢-每一年仅取得一点进展-直到2006才做到海南琼州大学1991年就已完成的(下面见最利害的日本直到2008也才在著名的AJC杂志发表完成它的结果)下面这复印件是《海南大学学报》确定1994年第4期和1995年第3期要发表琼州大学的这篇和另一篇论文的通知,可我们不仅陷在海南深山区更我曾亲自找琼州大学财务处处长等请求能否预支借我的工资钱来发表但使我从此灰心(当时月薪240要几个月的才够一篇。要知这泛圈图最近才由1991年获伊大槟分校博士的John Clay George教授Abdollah Khodkar教授以及1968年毕业的和海南琼州大学同任编委的W. D. Wallis大师合写《Pancyclic and Bipancyclic Graphs泛圈图与偶泛圈图一书-足见这一个泛圈图领域就,而海南1991年解决泛圈图-那按度和等情况-则也必定去解决点泛圈图边泛圈图泛连通图以及最短路泛圈图等全部复圈结构图的领域且在1991年左右已全部解决这所有领域(使校长及全校近一万研究生才站起立鼓掌!还好在我当时正跟海口医院王德主任住院而对面是海南大学才得下面证明-否则…)

即海南琼州大学赵克文1991彻底解决NC³n-δ的泛圈性δ=34,…直到无穷大的全部情况,也即我1991年的这结果包含下面1991年以后全部论文(即下面每篇论文都专门做这问题,足见之极其艰难-可又涉及既可拯救又可毁灭人类而多难也得做:(1-尚两教授1992年仅做NC³n-δ的泛圈性δ=3时的情况;21982年毕业于长沙市中南大学并确实是在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北京大学丁石孙校长指导下获得博士学位的西安交通大学特聘教授王建中理事长1993年只做NC³n-δ的泛圈性δ=43刚见中国教育变革人物奖2个得主之一的清华王殿军校长1994年只做NC³n-δ的泛圈性δ=5(因按Bondy等的猜测:哈密顿圈的充分条件大多也是泛圈的,因此研究前者是基本-清华校长王殿军教授和前面北大校长的博士王建中教授当时就还合作这篇相关的Hamilton哈密顿圈论文等)4刚见在包含我们三亚市的国务院批准建设的12个国家级城市群之一北部湾城市群投资最大的38亿的北部湾大学科研统帅郭处长1995年只做NC³n-δ泛圈性的偶图;51997年解决NC³n-δ泛圈性的偶图δ£66南大数学系系主任刘亚春教授1996年解决NC³n-δ泛圈性δn/3(我们知道Bondy这篇1971年的论文解决δn/2的泛圈性,而刘亚春博士再结合主导条件NCn-δ,则δn/2小很多是自然的--当然上面1991我已证明δ是任何值都成立。这刘亚春教授主要完成人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数学难获奖,中国数学会主席文兰院士最高仅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71998年解决NC³n-δ泛圈性的偶图的δ=781999年解决NC³n-δ泛圈性的偶图的δ=8(其时因琼州大学韩烽校长把一篇论文投去黑龙江的杂志被录用,这促使我1999年在该省师大学报发表下面在海南大学没有钱发表的结果,当然我绝对没有一分钱发表费出给它,若硬要发表费则此结果仍象海南大学学报一样难产。而若还不得发表我这结果的话,其后果仍将导致国内外仍不断发表δ=9,再发表10,再发表11,再发表12,继续发表131415);9北京科技大学许三星副院长等在的北京科技大学学报25卷第6期也解决NC³n-δ泛圈性的d=89情况(这学科之难也如许三星教授九十年代已招收研究生但至今仅二十篇论文且发表这篇的杂志是档次最高);10解放军管理学院副校长兼现代教育技术中心主任徐军教授在中国数学会3个最权威杂志之一的《应用数学学报》2001年第2期解决NC³n-δ的泛圈性(下面说这论文在关键的小阶图错误。这徐军教授1989年以图的介值性质和图的其它某些结果论文获得1933年已担任哈佛大学数学系主任美国数学会主席Osgood的助教的世界权威的博士,在期刊网见徐军留校并1993年以这校名发表著名的哈密顿图论文“树的3-路图的Hamiltonian性”、但1996年见他已以这解放军管理大学名发表哈密顿图论文“无爪图是Hamiltonian图的一个充分条件”等等,可见徐军教授是哈密顿图权威);11澳大利亚Wollongong大学博士伍玮教授南京师大数学与计算机学院院长孙志人教授做为通讯作者2006年论文做NC³n-δ的泛圈性(培养了很多博士的著名数学家徐俊明教授在欧洲《数学文摘》评论伍玮和孙院长等人的这篇论文孙院长的博士论文1999年的博士后论文都做“信息化概念与图的哈密尔顿性”,不过三大难题之一哈密顿图极不容易如我刚看《数学评论》见孙院长在我们琼州大学2006年升本科前有15篇论文、下面徐军副校长也有十篇。孙院长和理工科世界第一麻省理工学院教师陈北方合作指导的博士张丽丽的博士论文也是哈密顿图,在海南深山的我也和这美国博士后张丽丽曾合作这里第5论文)。因篇幅所限以上每年只列出一篇论文。

邻域并虽是国外对一千多年来悬而未决的哈密顿图问题再一次提升的课题,并国外经历这么多年对它在圈的方法技术理论等方面的已做了很多探索积累(圈在八十年代国外已完成),可如这里第8定理8.1 最利害日本3个专家直到2008年才在AJC杂志的论文只研究“|N(x)N(y)|≥n-d(w)得到“则G是泛圈图或GÎKn/2,n/2(其中邻域并|N(x)N(y)|简记为NC;而δ在证明中一定考虑为d(w),因此我上面1991已完成的证明方法和过程一点不变就可移植直接推出日本的这定理8.1所以,这样既无多少新意也无难导致其它发展的论文-要是在十几年以前杂志期刊非常少专科院校学报都可能不愿发表它-所以不要小看上面每年仅有的已点进展和发表它们的杂志)

其实,进入这里这个网看最下面复印件见我1991年的1论文上的最后最小的第3个结果(即NC³n-δ,则G是泛圈图或GÎKn/2,n/2包含上面所有第1)(2…直到11直到全部论文(它就是下面后来海南大学要发表的论文)(其实这里50一般图论文的每一篇都比这篇花的时间更多也更难;我完成的无爪图等中不少也更难)以前如此而被北京大学状元说魔鬼”之势似气吞山河般总要吞一个一个大难题-不愿如别人一点又一点地攻难关(就如这篇200页证明的等等)?不过回海南深山区至现在已成井底之蛙-没有了以前攀登上一座又一座学科世界最高峰后收获的信心和不断升华的高瞻远瞩20年前回条件差的海南落后的深山区实打实充其量也就仅有气吞一杯水的勇气、状态

这里说一点上面10-1933年和中科院首届院士许宝禄Osgood助教的孙树本大师的1990年博士毕业的徐军教授2001年第2期在我国最权威之一的《应用数学学报》发表的论文有明显的错误(因他的论文中已明确泛圈图的定义是n而也确是如此,可看下面我们的复印附件见我们得到n6才是泛圈图,即n=5时既不是泛圈图也不是Kt,t如此他的论文可说是特别是小阶图有它明显的重要之处如这里中间段见南京大学周教授的博士学位论文就是做n9的。另外-徐军教授这篇论文只提出一个未解决问题,这个当然是比徐军这论文解决的困难很多的世界难题,但海南琼州大学早在1991年就已彻底解决这问题,可我确实在2006年以后才见到徐军这论文和知道他提出这问题,可知在各方面都极差极落后极封闭的海南深山区-真有些无奈了。附:徐军教授论文中的条件δ³t|N(u)ÈN(v)|³n-t等价于下面复印件上的|N(u)ÈN(v)|=NC³n-δ,他写复杂了-也就是他加入参数t是多余。也可参看这里见这“泛圈图”仅是8个海南琼州大学全都是世界上第一个取得突破的领域之一)(输入孙树本见徐军教授1989图的介值性质和图的其它某些结果成为我国著名数学大师孙树本教授的哈密顿图博士。而孙树本是哈佛大学博士江泽涵教授的研究生,其后1933年担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的1905年已是第八届美国数学会主席的哈佛大学数学系主任Osgood只聘请孙树本和中科院首届院士许宝禄2人为他的助教(搜索更见到由於两位年轻教授OsgoodBôcher的出现,使本是三流学系的哈佛大学数学系很快提高了它的国际声誉、并走向世界中心,而许宝騄Pao-Lu Hsu是这里近50个博士中的大师兄-其师弟有线性规划之父Dantzig等,也如这篇“江泽涵老师”中孙树本教授就排在北京大学廖山涛院士以及姜伯驹院士等所有教授前面 ,也可见孙树本教授之厉害和地位,后来孙树本教授被聘去创立国内最早的应用数学博士点(孙树本教授因年高1990年以后就不再招博士生-他的图论博士生有:孙良徐军、全校4个国家名师之一的韩伯棠王承德赵光复邓汉元赵军,不过只有徐军做哈密顿图方向。因这解放军学院改建制,上面徐军教授现任职同一座城市的安徽财经大学。虽我刚看到徐军教授至今仍矢志不移哈密顿图但因哈密顿图非常不容易徐军博士毕业后在北京理工大学工作六年及再在这2个大学工作至今的论文十篇。虽然他的上面2001年的论文有些遗憾不过相比较其他人的论文还是有很大进展的,当然我1991就已彻底解决)。不过从徐军教授的论文的引理1,23等知他证明n³3都是泛圈图,这是错误的。如我下面海南大学的证明是n³6才是泛圈图,确实n=5不是泛圈图。小阶图确是瓶颈所在,如这里世界性博士论文专做n£9可见某些情况下图论界最想知道的是关键的小阶图如此是亦绡遗憾的错误,若引用会造成需要准确把握的小阶图部分的困惑

http://www.qzu5.com/haida.files/image0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