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页简介海南琼州大学于1991年建造的世界各国一直无法突破的邻域并条件(NC)的复圈结构图的每个领域的体系(注:复圈结构图包含已有一千多年的世界最悠久的哈密顿图-要有下行6个领域;正象这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网表明的:邻域并(NC)是一千多年来一代代大师智者在用于建造哈密顿图的最小度、度和等等的基础上在80年代初发展的比以前都更优的工具,当时欧美各国对NC高度关注寄予希望-祈求是建完年金字塔的最优途径。但琼州大学用NC建造金字塔的几层-就感到对建造顶仍是奢望。下面陈述这几层全部领域“哈密顿圈H连通图、泛圈图、点泛圈图、边泛圈图、泛连通图、最短路泛圈”中的后6个领域全都是由琼州大学建造的到世界最高峰,其难就这里见日本3个著名大学在2008年才突破琼大1991年已突破的NC…以前如此攀登也许因我的导师是这学科的主要开创和领导者[他的学生有中国第一个国际主席],导师是现代中国科学先驱、及师爷是美国数学之父的影响!

其实,90年代初完成邻域并的一些基本工作后-被这领域国内第一大师宋理事长说在这世界最悠久各条件之更上一层的邻域并的复圈结构图全世界做得最好的是海南,当时真吃惊,必竟当时他们能接触到的我的成果并不多。要知就如国家基金委网见邻域并NC是世界各国历经多年对前人的所有工具理论方法技术等进行分析探索积累优化综合发展构建等才使80年代横空出世这深刻的邻域并--并曾被认为是对已有一千多的世界最悠久的哈密顿图的突破和进展很关键,如此受到美国为首的各国特别重视特别在乎。而刚见对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丘成桐竟美国无人在乎不过陈景润比我们一般专家出名何止万倍那他的应更艰难更重要万倍-这个想是无益的-如此我开创完NC后的20年前就想跟美国澳洲做千万亿元领域。也虽我们H图涉及很多数学和计算机诺贝尔奖获得者-但已3百年的H图可能比哥猜1+1还难突破--清华状元又研究生毕业的学科教育部领导都仍在奋斗。陈景润说3个人在1965年的3篇论文独立证明哥猜的(1+3),他就赶紧在1966年宣布证明(1+2),之前并非没有突破-而是仅隔一年-更是3…(刚见张益唐:我的研究似乎更有突破性。陈景润是从1+3进展到1+2,我的研究是从无限变成了有限…这里最后一行或下面见仅有1羞羞答答的论文且仅被引用4次的这张益唐就成了中研院院士而陈景润还不是(若张益唐不超龄-数学诺贝尔奖也是板上钉钉-因他ICM压轴报告-说明是这4年全世界最重要工作)--美籍著名数学家张寿武院士就说张益唐的故事13集连续剧《陈景润》和一举获得8项奥斯卡提名的《美丽心灵》更精彩。足见突破性的重要--确实,突破性就象极具压迫感的漫长黑夜后的黎明-就如下面说在我之前NC复圈结构的最关键猜想问题一直在国外国内重要会议及国外国内重要杂志公布发表号召研究但国外国内在每个领域一直都没有取得突破、一个个冲锋陷阵的将帅在它面前都败下阵来…然而下面将见全世界只有琼州大学每个领域都取得重大突破而且每个进展都到顶峰-不过现在回过头来看比如这个课题以及这个课题-我想每一个人都会解决得比我快得多。下面倒数第二段说丘成桐、张益唐对哥德巴赫猜想的片面(更这里说陈景润1973年发表全文后,P. M. Ross1975年就给出6页简单证明-本想看个大概-但我无钱购买它,更在MR见这P. M. Ross至今仅有2篇论文--不可思议但愿一切仍如我们一直得知的-要知道陈景润是7080年代我国最著名的科学家)。而上面邻域并(NC)的美国日本等都是3个人以上合作,而且在我之前十余年欧美各国一直都无法突破-如此5个美国大师才向世界提出猜想,最终我证明这猜想(我发表6年后-世界上才有第2证明这猜想的论文-且证明方法和内容几乎一样多)和突破每个领域,不过1991年时我创造的很多方法尚很庞大复杂--我就不断向5行字和向全方向攀登奋斗才得到简单给人借鉴等,被美国杰出主任说献身于科学,只可惜一直没有一分钱经费使失望不理了。先插入说个引子,就是我为此用到的一个理论方法:暂且称为k-数学归纳法。要说它就先说归纳法:其重要如培根最重要的著作《新工具》基于归纳法;近代科学之父-伽利略注重归纳法,也注重演绎法,其数学证明达到了极其严谨和巧妙的境牛顿把归纳法和演绎法统一起来创立"经典力学",开辟了一条物理学研究方法的康庄大道;这里英文网也说归纳法即归纳推理是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基础;甚至没有分类法和归纳法,就没有门捷列夫的元素周期表等等。归纳法含意虽更广但和数学归纳法是类似原理。我们哈密顿图在解决从八十年代中期到90年代末这十几年一直无法突破的邻域并的复圈结构的领域方面,我创立的k-数学归纳法是其中关键方法之一,但这不算复杂的东西的原创者是否我?上面知道古希腊应已有归纳法且其后或许各国每天都大量用归纳法-同时自古希腊至今也已有千万归纳法著作,则若在我之前还没出现过k-数学归纳法那真也算一千古奇观不过是否有人用过且先看它是啥(它是:对任何涵盖后面tr,假设P(r) 成立,都有P(r+k)成立,其中kh, h某给定值。它的困难是不能证明介于其间的P(r+k-1), P(r+k-2),,P(r+1)的任何一个成立,如此更不能用通常的数学归纳法。当然和上面许多大工作一样-归纳法仅是一个主要方法-如我单为证明P(r+k)就遇到非常多的困难-为此要利用和创造很多其它方法理论技术去解决,还有如需要先证明的P(t+k-1), P(t+k-2),,P(t)也非常困难,其中t给定)。这可看到自古希腊至今出现过这方法的概率是非常大的,但是否用过?按说没有用过的概率或许亿万分之一都不到?不过也有可能不用过:因若P(r) 成立,都有P(r+k),一般也应有P(r+1)成立,也就是能用k-数学归纳法一般都能用数学归纳法”--如此就何必考虑用起来困难何止是k指数倍的k-数学归纳法”--再一就是考虑k-数学归纳法的目的很难想象,等等,而我们这只是非常困难和因非常不得宜的一类特例吧。不过复圈结构的困难不只是k-数学归纳法,如这篇非常困难的就不能k-数学归纳法--当然这篇论文为解决这艰巨问题我也创造许多方法-某些也可媲美k-数学归纳法(再多说一点“k-数学归纳法图论之父哈拉里的名著中有一句话千言万语不及一张图”。而上面不知是否属于我创立的k-数学归纳法用于图上更是变化万端,不论应用于那一个图问题,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和较直接可应用的数学归纳法不可同日而语-如看这里就知道以前要想取得一点进展都要经过非常多磨难-或可以孙悟空西天取经-当然是指以前开创时-当然意义也相差十万八千里还远远不止,总之每一次应用都得重新要经过半年或更久的有针对性的探究剖析鉴别归纳分析否则可能一点北都找不着--要经过艰苦的研究才知是否如此

好了,再说邻域并的复圈结构的领域(复圈结构是哈密顿图除H圈之外的所有领域的总称,是我给的名,见下)。虽在创立邻域并去研究哈密顿图之前,已有最小度、度和、度序等工具,但这以前的所有工具对哈密顿图的研究仍一直使人失望,如此当时美国几个校长主席院长等在进行深入分析总结前人工作基础上创立邻域并,因而又一次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如也投身到利用邻域并对哈密顿图进行研究的代表性团队有:法国第一的巴黎第11大学FavaronFlandrin及已离开的Fraisse等权威,德国首都的柏林大学Jung大师及他的博士,英国第一的剑桥牛津也有人做,不过它们和哈佛一样是新生代主宰并在90年代才成功。德国大学排名很费解,如还有这里中间说被琼州大学陈德钦院长审稿的德国排第一的慕尼黑工业大学以及欧洲的麻省理工的亚琛工业大学也一直各有几个专家在做)。不过,因邻域并在某些方面比以前更进一步也就更加困难,特别是全世界从八十年代中期到1998年之前在复圈结构任何一个领域都无法突破,而我们琼州大学1993年前在复圈结构一个领域都已基本完成突破,如此下面宋理事长说在复圈结构邻域并做得最好的是海南”--这或是历史误会。这里再多说点法国人:他们既是巴黎第11大学又是1939年创办的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tific Research和仿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模式1956年也在巴黎南郊创立IHÉS以及UPMC合作的LRI研究人员,1986年左右在巴黎第11大学的哈密顿图专家还有BermondLiManoussakis等,法国似常以这方式促进科学-如曾盛极一时享誉世界名垂青史的布尔巴基学派。再说11大学,数学界只有AbelFieldsWolf敢称匹配诺贝尔奖,而至今只有法美各2都获得这3个奖,法国是SerreDeligne,其中Serre独立指导一个博士且毕业于也终生于11大学,这Deligne博士毕业于及终生11大学

回到主题:哈密顿图(即含H圈的图,包括H圈、H连通图、泛圈图、点泛圈图、边泛圈图、泛连通图,其中5个领域统称为复圈结构图-见下解释之),由于欧拉曾探讨一类哈密顿图问题即骑士周游问题,如此它是已有一千多悠久历史的课题,其难度也一直居三大难题之首,如此一直受到欧美各国有志于攀登的世界大师权威专家研究之。上面已简述的邻域并的创立是为了更深入探索这三大难题之首的哈密顿图-简称“H,但也发现其也还有非常广泛的作用-这里的琼州大学提出的2个猜想就包含诺贝尔奖获得者解决的非常有影响的k-th power结构问题。关于哈密顿图,一千多年来仍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突破,这就难怪被冠于三大难题之首问题。尚算可喜的是,自次于爱因斯坦的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的儿子在前世纪50年引进度条件去刻画之探索它之后,或多或少使一直以来极度茫然灰心的一代代专家们窥见时隐时现的一缕曙光产生时断时续的微弱希望。它的主要发展途径是度型条件1952Dirac的最小度条件,1960Ore的度和条件,1972历史上十大数学天才ErdösChvátal独立集与连通度的关系,1984年范校长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的范条件1992年海南琼州大学赵克文已完成推广上面所有条件的极度条件(可惜全国唯一贫困市后条件极端困难使得…)。下面再说另一最重要条件-邻域并条件(迄今为止这2个条件是最有影响和最普遍被利用以刻画哈密顿图的,并也已用以处理图论及其它学科的相关问题):

邻域并条件:它由美国UMFaudree校长、当时排名美国第9名大学的Gould主席等大师在1985年左右引进(在Faudree校长的特别照料下十大数学天才Erdös其时一直以此美国大学为根据地经常周游世界各大学)。如此,邻域并条件一经出现更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当然首先是邻域并条件本身具有强大的作用。而确实邻域并条件虽不能推广上面后包括琼州大学的2度型条件,但前面型的条件基本上被其推广了。因此,邻域并条件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对3百年以来哈密顿图的进一步综合和发展,而这里见宋理事长在90年代初已说在下面哈密顿图的“邻域并做得最好的是海南的琼州大学--当时听到他说此时-我目瞪口呆, 一直也诚惶诚恐因下面说的1991年南京大学学报专辑已涉及邻域并不少论文,而且当时北京、江苏等都有非常强大的团队研究它,其它省如山东的高教授当时已获博士并1990年主持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正是《图的Hamilton性质与邻域并条件研究》,而海南仅有我一人又无条件。关于邻域并条件之难也如看离海南最远的哈尔滨工业大学罗声政理事长、离海南最近的全院最先获得省厅级经费的这里第1段说的我导师周镇海教授都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进入做邻域并但全都在90年代后期起就再没有一篇论文也使主持邻域并国家基金的高教授被美国数学评论收录的论文至今2006年止仅10…还有与海南最近的广西大学就有徐院长(见网页-他还兼广西最大图书馆的馆长-横跨2个部门-科研不利害能使众服)、王常务院长(和朱大师学习后发表123H图论文)(该院还有教授1983年已出哈密顿图论文、89年、90再发,91年在南京大学和宋理事长合作这篇就不错-虽仅有9篇论文但一个老人做到如此已是很好了--清华大学俞老教授也做邻域并条件也是9-只是俞主任的都发表在清华及以上的期刊。而前2个院长较年轻些近年就也兼涉及相关学科),80年代左右已有不少哈密顿图博士-但国内每一个博士的论文在这2006年都没有超过20篇,如除了上面教授,这里孙树本大师(他30年代是哈佛大学的美国数学会主席的助教)的1989年毕业的博士-徐军教授的论文至今也是约十篇…足见这领域非常不容易…那有如此多地方如此多权威专家则功劳主要归于它们-海南怎敢沾光怎不诚惶诚恐,特别是宋理事长,虽然在1991年的下面说到的南京大学举办的哈密顿图大会上他号召倡导我国以点泛圈图猜想为总攻点之前我已研究之,但他本人是从美国带引邻域并条件进入我国的最大功勋。只就因我较早就进入这领域,如此我不仅是宋理事长号召总攻的点泛圈图方面是世界第一个取得实质性突破的人,在更为关键的泛圈图的含参数以及泛圈图的不含参数、哈密顿连通图方面也成为世界第一个取得实质性突破的人,在较次之的边泛圈图、泛连通图以及最近的最短路泛圈图方面也成为世界第一个取得实质性突破的人。但这是不断吸收与此相关的世界各国一代又一代大师权威专家的知识站在他们的肩上,才能够不断向前迈进的,否则寸步难行。因此,这些进展应归于他们

邻域并条件主要有2条发展途径:兼用最小度、用纯数量。在这2条途径,琼州大学20年前起已一直具世界领先,这里就不再重复赘述,这里的每一节也都兼讲到它。

这里要讲的是用“纯数量”的途径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太令人满意,其最后甚至是非常遗憾的工作。问题就出在阶n上,它常常是只能在某点或某一小段、至多也是有限量上接近最优条件,而其它无限大部分根本就毫无意义,甚至离最优差得很远。虽然在这“纯数量”的途径处理所有哈密顿图(H圈、H连通图、泛圈图、点泛圈图、边泛圈图、泛连通图;后5个领域是否有人叫过为哈密顿图--因在1993年以前的约一千年间全世界似乎还没有专家对它们都深入研究--就算是以前的最小度型、度和型、范型等-因某些较难都没有专家用其中一个型研究所有哈密顿图-看这里见对范型仅做上面几个领域中的第一个H,就主要地成为国家自然科学奖--那则应该没有人给它们概括性的名--看这里见琼州大学不仅用这3个型和邻域并型,还用推广这几型的极型条件都研究所有哈密顿图那么以前只有我给过它们名吗?但现在看来叫虽似乎已有所指但仍太随意-以前如此只图,确实我认为叫H圈上的复圈或递圈路结构图才较具体明确准确,虽较繁,不过,在科学描述上有时叫它比前2者好),我都取得开拓性奠基性的或超越以前的进展,但20年前回来中国唯一贫困市深山区后状况就是如此无奈

我感到有点意思的是“兼用最小度”的途径,它在任何无限大部分都可接近最优条件。然而,它的最先突破是非常艰难和滞后的。如邻域并条件1985年左右已创立并Faudree校长Gould主席等大师都已研究,但一直无法在高哈密顿图上取得一点进展,这5个大师就在SCI杂志上共同提出猜想,就是这里4节的点泛圈性猜想。我在1991年已解决它,也已完成邻域并条件刻画所有哈密顿图的课题(即这里H圈、H连通图、泛圈图、点泛圈图、边泛圈图、泛连通图等领域。其实这些图类中的每个课题都还有很大发展空间,单单仅泛圈图, Gould主席的2001年博士的学位论文做一类禁子图的泛圈图,2005年博士的学位论文又做一类禁子图的(k,m)-泛圈图,这方面专家都知道禁子图有非常多,当然存在漂亮的泛圈性结构的相对少些但也很多,如我曾做禁子图中最基本的一类-即做无爪图的泛圈性,而附加的其它禁子图的基本程度-不少是智者见智禁子图是特殊限制图,而所有图中最基本的是要弄清楚非常不容易一般的泛圈性,这就需要用上面邻域并条件度型条件去研究,前者-邻域并条件有含参数和非含参数2种情况-泛圈图的含参数课题和泛圈图的不含参数课题--看到含参数的做了约20、而不含参数的更艰巨-攀登它也用了约20--足见一般图是如何的非常不容易?另外,对后者-度型条件-我已做到范型距离是2的情况-发表在《信息处理快报-居世界领先,那这里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更简单的最小度型Ore型的泛圈图性当然我也就居世界领先。一般图下一步要做的是我这里倒数第3说暂时无多大意义我这篇创立的极度型条件或者是陈主任要我做的NCk去研究-显然这是非常艰巨的课题-除非日夜拚搏攀登-否则几十年内都很难完成它们。这仅是泛圈图,上面其它类图也有同样多课题,而仅上面第一类最简单的H-这里定理[3]美国世界第4大学博士论文仅20-似是历史上世界最短)

记得我导师柳柏濂教授以前说在国外发表论文需要钱。那时也没有电脑和互联网,则在深山区对离眼前远一点的事更是一片漆黑,我就交给导师投稿和处理。然而,使我信心和热忱心情大减的是,迟迟没有出版,而且极没有意思的是,这点泛圈性猜想最终仅发表在澳大利亚组合数学杂志。这杂志以前在同行中有一定影响并且比Ars CombinSCI杂志规范严格严谨何止十倍,但我也不明白怎么发在澳洲的杂志,不过他当时和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McKay等正合作。但要知道这猜想不仅是因5个美国大师权威共同提出的-更主要是这猜得非常漂亮完整-如泛圈就没有完整的猜想,而且它是所有高哈密顿图的课题(即看这里H连通、泛圈、点泛圈、边泛圈、泛连通等领域)的航标、旗帜。如这里1998年别人发表SpringerSCI杂志GC的泛连通图结果,不仅引用我这篇论文,而且大体方法也不差远。泛连通图的工作基本上是点泛圈这主干道上的枝道,而且他们这篇论文也还没有做到最好,留下艰难的部分-可它都得发表在SCI杂志。其实我早就解决艰难的部分,我后来也发表这艰难的部分。尽管如此,人家都发表在SCI杂志上。即我解决的这点泛圈性猜想不仅先被美国校长主席等一直企图解决--没有办法解决后再提出-其后被2个当时一直合作多篇论文的东南大学和南京大学的分别掌舵这2个大学图论的第一领袖尝试,但也毫无办法,就在1991年南京大学的全国图论大会论文集(南京大学学报出版)提出来,并收录为这论文集的最后一节由中科院所长、世界第25的张大师等权威共同撰写的“问题汇编”的5个猜想之一是否:若我象这里的部分人先解决d=2d=3-也许会被世界各国专家们认为它是非常艰巨问题而认为d=2都是重大突破-而得发表在重要的SCI杂志,然而我一下就全部解决d=23456…一直到无穷大,使是否认为容易而仅得发表在非SCI杂志?!(可我一向如此:看这里见只要我知道这个课题做到什么才是结束-不论别人把这个课题分成多少个小部分来做-我一定瞄准最高峰、一定一次做完整个课题-或看这里见从来就没有哪一个课题哪一个问题是我只做一部分的--这样的劲使我以前就期望千亿元集成电路 北京大学状元就错将拚劲误为魔鬼天才…)

关于上面为何说哈密顿图的邻域并条件做得最好的是海南?那或说哈密顿图呢?哈密顿图只有哈密顿也可算上哈密顿。其中哈密顿路的不含参数做得最好的是我们琼州大学和哈工大这里半页证明的。关于含参数-我们早已发表NC³n-δ-1的哈密顿圈并至今仍是世界最好-它容易推出³n-δ-2的哈密顿路, 所以说我们海南做得最好。至于哈密顿圈, 前句已说含参数我们是世界最好-并做到极条件。而不含参数有两种情况-即分母是32两种.分母是3我们做到(n-5)/3并是世界最好.而考察分母是2是受的Lindquerster1989的猜想的启发,.这分母是2的情况也群雄并起-很多人都做得很好。这看到哈密顿图在是几年内就做到最好,也就是没有花多少时间和心血,既然如此这功劳主要归F校长,G主席等的好-向他们致敬

也许我导师不做哈密顿图,其实解决点泛圈图猜想这样的创新性、彻底突破性和起航标作用性的论文要发表在那个国家的顶级专业杂志也不为过:因这猜想是美国校长主席在一个杂志中专门强调提出的唯一猜想-其后引起国际上的重视-如成为南京大学举办的全国大会的论文集(南京大学学报专辑)最后的“问题汇编”的六个猜想之一,而我完全彻底解决这猜想-若得发表在相当杂志,以及有足够经费特别是起码的使有心情做的环境条件,那我必有热忱再扩展这几个领域的工作-甚至可扩展为非常庞大的工作和体系(单就是邻域并条件处理全部哈密顿图领域及相关领域,当时已具备创造性地发表百多篇国外SCI论文的可能,只因上面论文的如此出版使产生极大没意思感),本来我在邻域并条件最有意义的途径不仅是世界领先的更是在在高哈密顿图任何一个课题全世界历经十余年都仍毫无办法突破的情况下-我在每一个课题都已是最先取得突破的而且是彻底解决,如看这里见各国就是对最简单的泛圈图都只能一步一步一点一点地做。关于我导师柳柏濂教授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的《本原矩阵及一般布尔矩阵的组合理论》,从这里看到最有广泛性、代表性的本原矩阵的指数等都是美国做出的,关于我国最有代表性的2篇是做“本原对称矩阵”“迹为零的本原矩阵”,而它们其实已是非常特殊的情况了,因此对“《本原矩阵及相关领域》”当时我就只有在深入和全面地钻研欧美世界先进方法的基础上创造出我们的创新性方法把国内外已做过的最好结果再各个更简洁更好地解决处理一遍-就象省医院总精求医术即处理的方法技术等比美国高明才有更好效果,如此就是我1985年听我导师柳柏濂教授的报告起就每天都钻研组合图论代数研究生著作,但其后因觉得在获得教育部科技奖的本原矩阵及相关领域其实人家美国人早已抢了各主树干而我导师如果还算抢到支枝节的话则剩下的只会是捡人家美国似乎都不要的小叶片了,它也不是三大难题之首-一些是任你怎么抢或许都抢不去的… 特别是自欧拉以来的3百年至今也只有度型条件和邻域并条件还算是较受重视的,如度序列条件虽独立于最小度、度和等,但基本上差不多是被我上面1992年的极度条件所包含,虽然还极其差强人意…(但这是因哈图非常不容易,如这里摘要见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的范校长也仅做Há包括H圈、H连通、泛圈、点泛圈、边泛圈、泛连通等领域ñ中的H圈,其也如迄今为止3百年全世界都没有专家的哈图论文超过60-也可见这里,而看这里3段包揽海南1999-2002最高奖的都超600篇。而关于琼州大学情况见这里

因我导师当时说在国外发表论文需要发表费,我就只有回海南了,如此20年前研究生毕业前夕就凭我在各学科世界前沿取得的超越欧美世界权威专家的重要成果给省领导写信,得到他托教育厅长过广州时到我母校然而,却

这段说丘成桐、张益唐对哥德巴赫猜想和陈景润之说的片面丘成桐说美国没有人在乎哥德巴赫猜想。可这是问题的实质还是表面?诚然,应以科学强国为导向,可看哥德巴赫猜想见虽没有美国人做但也有许多科学强国做啊。即若只有二、三流国家做而其不在乎,也可能是表面现象而非一定是问题实质。还要进一步看是美国不屑做还是不能做?看哥德巴赫猜想见仅大约十个人做,就如我国只有陈景润王元潘承洞三人做-其余都是无知的业余爱好者--因大家都知道1+1和已做的1+2不是同一类实质问题-太难了-虽从上面的仅用6页证明至今仅有2篇论文的Ross--若以前有基础又想做唉要窥探点目的都不易。那美国没有人做的原因是什么呢?是不重要吗?诚然不是,应是以前赶不上或没准备好(因千千万万比哥猜差的问题都有美国诺贝尔奖得主做)、而进一步的1+1又太难了,是吗?其实大师肯定看得更深远-只是我们不知为啥要拿出自大的理由。再看张益唐是否构成对陈景润的偏见?他上面说陈景润是从1+3进展到1+2…”。首先应找准成果重要性的基点。主要是2点“重大突破”和“登顶”-也有例外。诚然,陈景润的不是“登顶”。“重大突破”嘛应交给世界大师议--有亲近关系的以及对手都应避嫌(但实质不一定是1+3进展到1+2,张还需拿出说到点子上的理由。在这里我是否应说一点-但我想肯定有一些专家反驳:我们知道哥德巴赫猜想1+1,而看这里见以前所有人都只做“a+b”“1+ c”--其中abc都是正整数-即它们分别表示不多于abc素数的乘积--也就是素因子个数分别不超过abc。如陈景润的1+2,是1个素数+不超过2个素因子的积。大家都知:积和非积差别不是一点点--在大多问题上已是实质的差别,即已做的和没有乘积的1+1根本就不是一个实质的理论或说不是同一类问题,但却常常听说离1+1是一步之遥,若业余者说还知多业余。从这看陈景润的结果离“哥猜”有实质的距离,但不是因1+3进展到1+2。是否如此,肯定有很多人反驳(再因要知道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1+2结果也只研究“大偶数表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二个素数的乘积之和”,在此我就提出全方位比陈景润先生的伟大结果(12更进一步的猜想:即每个大于10的偶数可表示为一个素数及二个素数的乘积之和。因4、6、8和10偶数都不成立,所以,偶数不能再小了。这里见更一般化的哥德巴赫猜想。这验证小学生都能做。当然提出如此猜想要先验证有限和无限才是科学态度--有限可验到百万都难信服、无限要验更多类有代表性的无限,否则是笑话。不过我被这些无意义了的垃圾捣得早已不是科学家-掩盖真实更是笑话。我提此猜想是为了验证陈景润1+2哥猜1+1有实质不同,当偶数充分大时,由于素因子的积可取的范围可能是指数倍的,这就给另一个素数有指数倍的可取范围。这猜想当然是相对陈的结果而提,它哥猜恰是不同表示道路。若无反例-它直接推出陈景润的1+2-此时外行看它一分为二包含陈景润的结果就认为难度至少是陈景润2-而内行都清楚这个至少的下限可能要上升到不止百倍难度-就象1+1离陈的不是一步之遥24以上的我确实没有验一个数,可见我无心情-这几行我确实只用几分钟写-而没心情再考虑-请批评)。再看张益唐常把自已比做挪威的布郎-是怎么回事?布郎是最先突破哥猜”的,张益唐是最先突破“孪猜,从这最先上确实可比。但布郎的是做9+9(最终是1+1),张的是7千万(最终是2-当然实质不能凭距离来衡量,但那是怎样的概念呢。这里最后一行见1849年提出孪生素数猜想的Polignac-都不知是否象哥德巴赫一样学法学又仅是中学教师,可都能提出“相差2的素数有无穷多对”这样深刻的东西。那相差是10之内的任一个数的素数对就都可能有无穷多对,则相差是小于10的所有正整数的素数对就更更更有无穷多对,如此我们读大学在大学工作的怎么去做7千万呢。因此,很多专家就是对拿出小于一千甚至一百都难为情,他们宁愿看着别人如何乱恭维别人,可就象这里若我们琼州大学不做--则这3、4总要做啊! 不说了,必竟我们一般专家说的不算数,最终还是以丘成桐、张益唐大师的为准)(还想说2点:关于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张益唐孪生素数猜想和琼州大学的哈密顿图问题的状况。似乎前2者至今尚不见有用处-偶尔听说用于密码-而为保密是凡是任何难破解的问题都可一试,然而哈密顿图可用于文理工几乎所有学科。再如张益唐是第一个突破孪生素数猜想的,也就是在此之前几乎谈不上有人研究它--可研究哈密顿图的数学系计算机系等仅国内就有上千人。真正搞哥德巴赫猜想的也寥寥无几。第2点是,上面已说重要性是基于“重大突破”和“登顶”。而按张看陈景润的是既非“重大突破”更非“登顶”。张的呢,他做到7千万,但别人在他之后半月内就做到40万,再半年多做到246。所以,“重大突破”不能这样算,否则,要是琼州大学不做-则这3、4不是也算“重大突破”吗?因若不参考琼州大学的说不定这个数一直要改进下去很久。当然,张的确实是突破”--7千万算“重大突破”吗?虽不能以量为衡量但我想叫“重大作用”更合适,因别人竟已从7千万做到246-且仅需半年-则无疑已大大淡化其突破-但其作用是不容置疑的。而且我想张当时做完7千万-可能拿出来时也有点别别扭扭甚至羞羞答答或羞羞涩涩吧。不论如何,不能盲目只认最先或说无限到有限而不认陈景润的。总之,上面看到他们离“哥猜”、“孪猜”都远不是一回事。好比上几段“复圈结构图的所有领域--H连通图、泛圈图、点泛圈图、边泛圈图、泛连通图”琼州大学全都是世界上取得最先“重大突破”和“登顶”的,但解决它们仍离一千年悠久历史的哈密顿图的解决还很遥远…(其实从张非几十年如一日奋斗看他确实正如北大说的最有才华的,要是当年有国际奥数参加他可拿满分。因此我遗憾的是他具有搞到1百以内的能力-若他不急于发表,将使中国人有让世界长久些吃惊的一项成果和真正的传奇)…。不说了,也许是我们拙劣误解了丘忧国的苦心和张的真心,特别是上面说丘成桐以美国自大,或是我等井底之蛙们的无知,在大师们看来也许还忍让谦逊,如这里7段见出版琼州大学杂志的大学仅一个人就在国际数学家大会21小时报告,而我国至今还没得1次。而做45分钟的那么多人总要分个名额给中国而非就承认你。因此如果算丘下猛药-或是因已成猛病如开创海南的没经费、泛滥了无用的乱贼偷抢以致捣搅成洪水猛兽-若还和颜悦色地说些不愠不火不痛不痒的话,则不是对牛弹琴而是对虎狼贼弹琴又唱歌伴舞荒诞。就是退一步看因丘做为科学开拓者,就算是他有错,我们若为某人某事是不应该去说丘、更不够格说丘。因此,我为啥要说呢,或因陈景润的价值观可说是包括总统等的我们那一代甚至国家层面的价值观。但不是说就不能重新审视-而是审视是否还能客观正确-也不是说他俩的不够客观正确-而是否有可商榷之处。扯远了,也带入了感情-请批评指正)

关于上面第一行说:日本3个著名大学在2008年才仅开始突破部分我们海南琼州大学在1991年就已全部彻底突破解决的泛圈图-也足见艰难--就是这里8泛连通图也见美国权威和中国第一大师合作于1998年竟然都不能解决稍微进一步的工作--他们就只有提出猜想--可见稍微进一步的问题都艰难-而关于我们琼大1991年早已解决这猜想--这是因有如这里6说我初中起就参加数学竟赛并总得全校第一名使我有时感到要保持第一的压力感危机感还真大,我1976起就经常攻读组合图论代数等课外相关书,在我住家附近的熟人我们村我们镇认识我的人看来我从上小学起是整天整夜攻读数学到有点偏科-并几乎从不参加过学校等的任何活动也从不交过一个男女朋友,也放弃牺牲一切游玩悠闲享乐等,就象美籍世界权威大师说献身于科学,这会误导人-不论海南多么荒芜落后多么没有人才的时代也不应提倡-年纪越老越深感到年轻时不能吃这个亏-因只有身体好才能做得更多更久-否则年老时又再气这个亏-那可能要娘希屁-即应该是我和大家一样劳逸结合、张弛有度-特别是在长身体的青少年-这才是正确的要提倡的-年老时才不感到吃亏才不气,虽1979年起再依次攻读北京大学最著名的19个数学家们一起翻译的美国大师克莱因编写的非常著名的4册卷《古今数学思想》等其它大学数学书籍(那时我经常到乐东冲坡我外祖父家-他留下的书很多-笔记本就有几箱-可知他30年代到大陆攻读是如何的壮举-怎样激发着我;文革中一些人没有机会读完大学甚至中学的也在文革结束就考上研究生,就如这个海南琼州大学比他更早证明的没有读过大学却自学考上研究生并1983年就武汉大学研究生毕业,当时也受到初中就发表论文的华罗庚大师的影响即他初中就通过自学并在当时中国最权威的《科学》杂志等发表论文,特别是华罗庚大师既18岁就结婚有家庭妻儿拖累消耗大量精力时间又更腿脚艰难就想如此状况下华罗庚大师都做到的、我们健全的又没有家庭妻儿等占用时间那更有时间多奋斗吧。而那时在多方面也迎来科学的春天,如虽谢彦波有阿斯伯格症患者的特征即沟通能力奇差,妈妈叫他“榆木疙瘩”,然而谢彦波在小学五年级时已开始钻研大学的解析几何和微积分,并于1978年仅11岁谢彦波就从小学直接考进中国科技大学但是否可惜在数学方面有如此好的基础却读物理系…,这些无疑也强烈地影响着那个时代的青少年们,中国科技大学也既有初中未毕业却1978年考进中科大数学研究生的肖刚以及仅高一学历也于1978年考进数学研究生的李克正等等,还有多与数学竟赛内容密切的1976年起全国各地也报道图论组合数学界出现的Li Wei Xuan成才经历使我觉得更有可能,而且学组合的人当时无不被Li激发得热血沸腾虽然海南琼州大学到1991年已彻底解决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唯一重视的邻域并条件的高复圈结构图的全部8个领域-就如母校华师大现正在校正规攻读的研究生有1万多人-还不包括半脱产读的-以前少些但也在几千研究生的1991年全校研究生大会上是全校唯一得到包括校长、中山大学华工研究生会代表等全场站起来鼓掌的而且是我做报告到中途还没结束就全场站起来--这或是基于以前15年日夜的攻读拚搏磨炼的长期积累也碰些运气所致吧---如此就不怪日本等2008年才突破吧?要知做为有一千年悠久历史至今未解决的世界难题的哈密顿圈问题-其中探求突破它的迄今为止最有效思路NC问题都要经过十几年十几篇论文-而且每篇论文仅解决一点--而我一次就彻底解决千万类--哈密顿圈问题更是比1904提出仅有80多年的庞加莱猜想”悠久几倍的问题,可要知这里见“庞加莱猜想”都能使至少5个人获得诺贝尔奖其实上面已说的1985年又再尝试的“四色猜想”不仅比“庞加莱猜想”悠久、更是“世界三大数学猜想”之一而做为通往“四色猜想”的重要桥梁的“荫度猜想”,在我之前权威大师们仅解决几类--而我就彻底解决千万类的“荫度猜想”!可见创造这些方法的过程多艰难-这是否也是原因?要知道我做的这“哈密顿图问题”和“四色猜想”不仅是比“庞加莱猜想”悠久的诺贝尔奖级大问题,而且是我们组合图论学科的三大难题中最悠久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