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是吴文俊院士推荐我的论文发表在中国数学界顶级杂志《数学年刊》的信(关于吴院士如2000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他就排在袁隆平院士之前--2003刘排在王之前也是按得票而非笔画排序--2002年只有一人-那若首届只选一人也有他,其实1956年他钱学森和华罗庚共3人已获首届国家一等奖。吴院士的导师C. Ehresmann可是布尔巴基可确认的第一人--不象水稻育种的竟然仅读过一年半书的在半年内都进行了一百多项水稻杂交且大多填空白世界领先报道还说吴院士是国内首位东方诺贝尔奖得主--刚看东方诺贝尔奖见设立生物与医学奖等各项奖金120万美元并至今已颁发18届却然只有一个国内人获奖!!!下面吴院士推荐去《数学年刊》的是这里海南琼大的4行字的论文--如此的第一大师对仅4行字必有几乎100%的判断把握并也才推荐,推荐去的《数学年刊》(28个编委中仅6不是院士包含指美国两院院士)和《数学学报》(28个编委仅3院士)中国数学界的2个最顶级杂志《数学年刊》拥有这样多院士编委却出版论文如此之精是世界少见-并数学院士本来就少却编委中院士比例这样高这还可能在全世界所有杂志中是最高一类--这杂志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原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大师创办的并一直担任主编到当时-因高号召力世界大师陈省身都是编委并把他自己最后的论文投给这《数学年刊》但经同行评议后只遗憾修改还没有最后完成那编委几乎都是院士,它一直是季刊,每期才出版仅约十篇论文太少如此以前普通大学的来稿它一般都不会送审就草草退回, 除非有顶级大师评价推荐, 迄今为止海南仅有2篇论文发表在这《数学年刊》(它俩分别是海南数学界唯一更是中国组合数学与图论界第一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黄厅长的和海南琼大的论文),特别是这两篇论文竟然都同是解决人类历史上十大天才数学家之一的Erdös不能解决而提出的同一个猜想, 如海南师大1999年编的《学科建设与发展规划》的数学系工作(35-45)只列这杂志)下面附件上还有中国科协评选出的解放以来50中国三十个科学大师之一的张景中院士来信评价说我的工作“有重要意义”是基于“洞察力和创新精神”;第3份附件是几千个教师中成为全校历史上唯一一个特等奖获得者的我的导师柳校长评价说“图论界能搞得这么全面的是少有

以前的杂志较珍稀重要特别是上面这杂志-它是地位和誉的标志:在第一集团中相对弱小复旦大学数学也是靠着它打出的高声誉与北京大学、中科院这2强大的中国数学中心扛着的-2者输几步都不碍--第二及以下集团又太难强求得来就无大所谓而随缘-人家可不是象我们海南的骗抢夺--这才使现在世界顶级都几近泛滥之际就赶紧进入第二阶段上海数学中心大楼虽远看很矮小但近看这台阶和一层…这上海数学中心楼和数学中心专家楼分别雄居复旦大学日湖和月湖2个正避杂嘈的最好地处并霸居着清澈宽广的大湖-而物理楼和化学楼等都远离大湖边缘化(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等为上海数学中心揭牌,筹建小组会议有教育部部长杜占元、上海市市长翁铁慧、复旦大学校长许宁生以及国家发改委、科技部、财政部、中科院等代表出席,它们不是来吃的而是大出血的…人家仅数学就够而弱小海南以前只有数学物理生物化学信息甚至海洋都要做多个领域…)

再附:六维球面问题,张伟平院士称“谁能解决这问题就有可能获得数学诺贝尔奖-菲尔兹奖”(这奖只授予40岁以下的人)这“六维球面问题,陈省身留下上面他投去《数学年刊》的一篇未完成的论文,他完成初稿后,寄给同行评议陈省身说以前的文章都是在国外的杂志上发表,现在把这篇投给中国《数学年刊》看中国知网就见陈省身院士自从1985年以来单在北京大学的数学进展》就发表5第一作者论文,在这里最后见35个编委虽没院士但都很厉害并见说在这杂志所发表的文章,已成为高级职称博士生导师等评审的有效依据之一” ,那陈省身为什么说以前的文章都是在国外的杂志上发表? )

       文件1    

即上面这三份评价书:第一份信件是数学大师吴文俊院士的推荐评价(因我的这论文非常漂亮地证明数学诺贝尔奖获得者Erdös院士的猜想,所以得到吴文俊院士推荐在《数学年刊》发表。众所周知,进入21世纪吴文俊院士既获得首届国家最高奖5百万元奖励、也是国内首位获得东方诺贝尔奖1千万元人民奖励的大师--这一届的数学评委主席是英国皇家科学院院长当今最伟大的数学家之的Atiyah。而可知,吴老对新中国科学的作用就如他和钱学森、华罗庚分别获得全部1956年第一届3项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上面第二份中国科协评选出的解放以来50全国三十个科学大师之一的张景中院士的评价张景中院士评价说“所提出的方法对于本原矩阵的研究有重要意义”,要知道“本原矩阵”是获得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的。琼州大学改进步方法的组合矩阵论论文是我国这学科中被引用最多的论文,我国组合矩阵论学科再没有第二篇论文能和这篇论文的重要性比了,它还是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关键结果。张景中院士是湖北省重点大学名誉主任,安徽省中科大校长等出席的华罗庚讲席教授,四川省电子科技大学校长在雨中恭迎的实验室主任,等等)第三份是由我国著名数学家柳柏濂教授评述(柳柏濂教授和耶鲁大学诺贝尔奖得主Zelmanov国家友谊奖得主Bokut东南亚数学会主席Shum北京大学院长张继平等共六人组成我国第一个组合代数中心的科学委员我的导师柳柏濂教授的专著《组合矩阵论》更是教育部通过批准的中国第一本”数学研究生教材)。关于这3份评价推荐的工作内容-吴文俊院士推荐的是“极值集合论”的工作(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台湾中央研究院李远哲院长的副手中央研究院总干事长李国伟在欧洲《数学文摘》评论它);张景中院士评价的是“组合矩阵论”的工作(我的这论文也是中国组合数学与图论学会名誉理事长、矩阵论国际大师万哲先院士迄今为止在欧洲《数学文摘》评论的十四篇论文之一);柳柏濂教授评述的更是悠久艰难的“哈密顿图”的工作-如看这里见各省先驱的论文都仅约十篇那要做得较全面是很难的

返回琼南科学中心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