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是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之一的吴文俊大师(其博导C. Ehresmann可是布尔巴基可确认的第一人-不象别人乱蒙推荐我的论文发表在中国2个最顶级数学杂志之一的《数学年刊》的信(报道还说吴是国内首位东方诺贝尔奖得主--刚看东方诺贝尔奖见设立生物与医学奖等各项奖金120万美元并至今18届但只有一个国内人获奖!!!《数学年刊》当时的主编是原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大师,它一直是季刊,每期才出十几篇论文-太少如此以前普通大学的来稿它一般不会送审, 除非特别突出或有大师评价, 如海南数学界唯一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黄教授和我的论文是迄今海南仅有的两篇《数学年刊》论文. 这两篇都解决人类历史上十大天才数学家之一的Erdös不能解决而提出的猜想, 如海南师大1999年编的《学科建设与发展规划》的数学系工作(35-45)只列这杂志)下面附件上还有中国科协评选出的解放以来50全国三十个科学大师之一的张景中院士来信评价说我的工作“有重要意义”是基于“洞察力和创新精神”;第3份附件是几千个教师中成为全校历史上唯一一个特等奖获得者的我的导师柳校长评价说“图论界能搞得这么全面的是少有的”

       文件1    

即上面这三份评价书:第一份信件是数学大师吴文俊院士的推荐评价(因我的这论文非常漂亮地证明数学诺贝尔奖获得者Erdös院士的猜想,所以得到吴文俊院士推荐在《数学年刊》发表。众所周知,进入21世纪吴文俊院士既获得首届国家最高奖5百万元奖励、也是国内首位获得东方诺贝尔奖1千万元人民奖励的大师--这一届的数学评委主席是英国皇家科学院院长当今最伟大的数学家之的Atiyah。而可知,吴老对新中国科学的作用就如他和钱学森、华罗庚分别获得全部1956年第一届3项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上面第二份中国科协评选出的解放以来50全国三十个科学大师之一的张景中院士的评价张景中院士评价说“所提出的方法对于本原矩阵的研究有重要意义”,要知道“本原矩阵”是获得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的。琼州大学改进步方法的组合矩阵论论文是我国这学科中被引用最多的论文,我国组合矩阵论学科再没有第二篇论文能和这篇论文的重要性比了,它还是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关键结果。张景中院士是湖北省重点大学名誉主任,安徽省中科大校长等出席的华罗庚讲席教授,四川省电子科技大学校长在雨中恭迎的实验室主任,等等)第三份是由我国著名数学家柳柏濂教授评述(我的导师柳柏濂教授和耶鲁大学诺贝尔奖得主Zelmanov国家友谊奖得主Bokut东南亚数学会主席Shum北京大学院长张继平等共六人组成我国第一个组合代数中心的科学委员,他的专著《组合矩阵论》是教育部前四本研究生教材之一)。其中吴文俊院士推荐的是“极值集合论”的工作(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台湾中央研究院李远哲院长的副手中央研究院总干事长李国伟在欧洲《数学文摘》评论它);张景中院士评价的是“组合矩阵论”的工作(我的这论文也是中国组合数学与图论学会名誉理事长、矩阵论国际大师万哲先院士迄今为止在欧洲《数学文摘》评论的十四篇论文之一);柳柏濂教授评述的更是悠久艰难的“哈密顿图”的工作-如看这里见各省先驱的论文都仅约十篇那要做得较全面是很难的

返回琼南科学中心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