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页说《计算机算法的设计与分析》和《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全部3卷(后者被认为是“旷世巨著”并这3卷内容大多基于图论以及组合矩阵论等组合数学的理论思想和算法,如我们一年级用的BondyMurty书的第1章第一个文献和第2章第二个文献就分别是这2书,所以说一年级第一周就接触不少计算机算法,而且2本书的作者当时已获得计算机诺贝尔奖-图灵奖,如此当时已出版的他们的自动机理论、语言和计算导论》、《形式语言及其与自动机的关系》、《数据结构与算法》等以及计算机其它领域如《编译原理》等在当时所做领域够多下也尽量多读。另外-Knuth的这3卷中文版最先主译者苏运霖教授是我读研时紧邻的暨南大学的教授[最近2002年左右出版的中文第2版的3卷全是苏运霖独译]并他此前论文除了几篇翻译国外的以及画框图外全部都是做Petri-我读研3年多该系教授来我们中国第一研究室而我也经常去与该系教授讨论多次并回海南头年还收到来信!这3本书不仅使作者Donald Knuth获得计算机诺贝尔奖被列为20世纪最佳12学术专著之一Knuth的博士生导师是这里以他的名命组合数学诺贝尔奖Hall大师并其合作导师是现代哈密顿图宗师Ore--就是在整个人类史上来说Ore是无可置疑的哈密顿图世界第一大师(而海南琼州大学1995年以前在国外大师发表的对哈密顿图成果论文的综述文章中收入的论文是中国最多--这篇综述论文章收入1920年以前的论文是至今所有综述中最多的-可见这是迄今世界最完整的综述--这作者的导师也是60年代及以前发表哈密顿图论文最多的前辈开拓者-即数量上比Ore等所有专家的都多)。这旷世巨著”就多源于他的这2个导师及其所属学科领域,而我身边有的世界第一本英文《图论》书就是这现代哈密顿图宗师Ore的和Hall《组合论》书籍因还没翻译为中文版而可能国内少有个人私藏这2--前者15章并每一节都列引用文献、后者最后才列全书的文献并只引他自己的文献13篇和引另一人7篇,Paul ErdösR. A. Brualdi导师Ryser、哈佛才女MacWilliams[2篇和获多个大奖的Sloane合作;1938和1939年于剑桥大学本科和硕士毕业并参与Zariski大师的研究,不要小看女人如其工作的国际影响性就如最近央视《开讲啦》的主讲杨善林院士指导刚毕业不久的施敏加的博士论文内容(1)和(2以及他俩在《电子学报》合作的论文等都做MacWilliams恒等式]5人同是3篇外-再没有人的多于2-即使是Hardy旷世天才拉马努金也只选他俩合作的这篇41页的组合数学论文-且要很深领会已够苦了,并那怕是他导师Ore[主要做图论]和他的上面天才博士Donald Knuth以及迟他20年的1956年毕业现代合数学奠基人Gian-Carlo Rota都只一个文献,Hall大师在组合数学先驱地位如此自信是少有权威大师非议的/可说是不容置疑的,也如引用迟他3年毕业的Robert P. Dilworth大师的也只一篇[要知这书第7章的一节是Dilworth定理,其重要性如van Lint院士的《组合数学教程》第六章标题更是“Dilworth定理和极集理论”、和海南琼大导师一起担任中国组合数学会首届正副理事长的徐利治教授主编的《计算组合数学》的最后第7章标题是“Ramsey定理和Dilworth定理”、也如Richard Stanley教授的《计数组合学》第一卷第102-216页是偏序集并超过全书1/3且其余内不少也与偏序集有关-Stanley院士在这偏序集最先讲到的结果是Möbius理论和Dilworth定理-可见其基本重要性地位--Dilworth的博士Juris Hartmanis在我们读研时获得计算机诺贝尔奖如此他和同年获得图灵奖的Richard E. Stearns合写的《序列机的代数构造理论》一书及计算复杂性方面的著作我也有])(旷世--是当世没人比得上、当代所没有的。上面旷世巨著前些年还是无可置疑的;不过上面旷世奇才、绝世天才似仍无人能出其右

至于走进这学科,就象这里说:文革后我1976年上中学起,在所有数学竟赛中都是第一名就象北大状元说的魔鬼天才的魔鬼之意是不恋爱交往一直全力拚(可却遗憾没分文经费),并多读图论组合数论代数几何等课外小册子等等。后来因陈省身大师1934年去到德国就只主要攻读SeifertThrelfall合写的这《拓扑学》,因此就如这里说我就请海南大特区建设者称号获得者在1983年帮我买到了SeifertThrelfall合写的这《拓扑学》一书--如此1985年就已经报考了主要开拓中国代数拓扑课程的某大学正校长省政协主席[曾是西南联大名师]的研究生。其后只因如这里海南省长彭金辉教授这段说1985年听了导师的报告,在报告后只有我跟着他和几个作陪他的院系领导并最后只有我跟着和目送他在校主门外坐上车并在遥远的天际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听过许多报告-这的确是唯一报告后我还关注报告人的(我导师做的报告正是图论

而当时1985年刚在我国出版不久的J. A. BondyU. S. R. Murty合写全世界图论首选教材《图论及其应用》是全世界每一个要读图论书的人都被优先推荐的,又恰好我国1984年已翻译出版这书(1996年以后才有图论书能和它并驾齐驱且至今最好的2本之一的这本512的前言说其原型就仿照这书)。这《图论及其应用》第一章第1个参考文献是上面开头说的第1John HopcroftAlfred AhoJeffrey Ullman合写的《计算机算法的设计与分析》,第二章第2个参考文献是上面开头说的第2现代计算机科学鼻祖Donald Knuth《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刚得知至此这2本书的4个作者全部都已获得计算机诺贝尔奖其关键也如哈佛大学王浩大师的最大弟子Shimon Even[小弟子Cook1982年的诺贝尔奖得主]1979年出版的研究生用书《图论算法》共十章如第一章前2个文献也是上面开头说的这2本书、第3个文献是哈佛大学毕业的组合数学大师Golomb的、第5个是上面Hall的《组合论》、第6是哈佛出版社出版的、第7Dijkstra图论最短路径算法[这个历史上最知名的计算机科学家中除了Stallman外最先几位依次是图灵、他、香农和上面Knuth]、第89都是哈佛Ford的、第10Floyd大师、第11是哈佛Dreyfus的、第12是哈佛Lawler我国在1985年前也已出版Knuth套书前3卷中2卷中文版Arts译为“技巧”另1卷在读研后期才出中文版如此我先有英文版。而关于Knuth这套书的4-刚才见到英文版都在约40年后的2011年1月12才由Addison-Wesley出版社出版。如最近2013年出版的《The Golden Ticket: PNP, and the Search for the Impossible[作者Fortnow院长专做这书的网]说“对NP中最难的问题的命名,计算机诺贝尔奖得主KarpCook2个哈佛博士给了几个名字都太别扭Donald Knuth就接手了这个命名问题,鉴于他宛如丰碑般的三卷巨著《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他想在第4卷中最终敲定这个命名。1973年他给出几个选项并通过邮件写信向世界各国专家们做了一次投票调查和征集。Knuth用了大概40年才完成巨著第4”即第4卷在2011年1月12日出第1,而关于对NP问题的认识这世界级计算机科学家Fortnow院长的这书的最后章开头接着说“我本人对P/NP问题得到解决的前景持悲观态度:我认为P¹NP,而且此生都看不到它的证明。我认为P/NP问题在未来的几个世纪内仍将是一个未解之谜”--这问题就是邀请我们海南琼州大学给他的3个已当上省长部长级领导等做讲座的专家的著作中说的“一般图中哈密顿圈的构造问题,它的解决又涉及21世纪数学的七大难题之一(NP是否等于P

如此,我当时就找来看《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全部3卷和《计算机算法的设计与分析》 (顺提一下这里最后段请华大学2个中国常务理事长的著作竟然至今仍把1世界关键创始大师变成2世界大师--如此,我国凡是要在文章中引用的人就要特别注意了-否则你的世界级笑话/历史性错误当然也有认为如这里见这仅是小巫见大巫?并与之为伍乐无穷),受益匪浅,特别是Knuth丰碑般的三卷巨著,每本都约6百页厚,并很多理论对许多学科领域都有根基性的重要推动作用或参考借鉴价值(而其作者Donald Knuth做为组合图论博士的现代计算机科学鼻祖-这书对图论组合数学人的影响不可谓不大,他当时就已计划这套书的7卷如此“80岁算法大师Knuth要在105岁完结《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且其后各卷与组合数学更为密切…。图论的作用也如1957年获得诺贝尔奖的李政道和杨振宁1956年提交的论文“Many-Body Problem in Quantum Mechanics and Quantum Statistical Mechanics”用图的点表示欧几里得空间的小立方体并两个点有线邻接就表示两个空间都被分子占有(费曼提出的图解中点代表粒子/线代表粒子碰撞后的线路)。

BondyMurty《图论及其应用》6章参考文献不少但引用书籍只有《计算机算法的设计与分析》和《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2本计算机科学方面的书籍。其后,第七章只有史上十大天才之一的Paul ErdosJoel Spencer合写的Probabilistic Methods In Combinatorics概率论对组合数学的推动作用和互相结合关系也可参考这里,第九章只有Maurice Fréchet大师和Ky Fan合写的《Initiation To Combinatorial Topology组合数学拓扑》(其实我1983年读的上面《拓扑学》一书主要讲的就是组合拓扑学。关于这书第一作者-如关肇直院士1947年就师从这个大数学家Frechet直至1949年回国协助郭沫若组建中国科学院这书第2作者Ky Fan樊畿,网上见说他在国际上与华罗庚、陈省身齐名,这应主要是袁传宽教授的看法。而袁传宽是1962年考入北大数学力学系其后与同班同学郝凤琪结婚,并于1986获得加大圣巴巴拉分校博士,在网上可见袁传宽的很多信息、他年纪轻轻就担任清华大学系教学委员会主任和曾任美国国际科技大学副校长、他也与华罗庚大师有许多接触而写了许多华罗庚大师的文章[陈省身大师也和他一直同在加州而有许多更近些的认识-这也是只有他才更有资格比较樊畿、华罗庚和陈省身]、并百度有中关村创新研修学院院长袁传宽教授介绍-该校有中关村芯学院以及人工智能学院),第十章只有中文由我国首批院士柯召校长/英文由Kurt Hirsch翻译的《矩阵论》,第十一章只有Lester R. Ford和数学天才Delbert R. Fulkerson合写于1962出版的《Flows in networks这里9的最后一句见2个美国运筹学大师把另外3个人合写1993才出版的Network flow牛顿等一同载入世界运筹学史即这里第190页给于它6行半字介绍这书获得Lanchester奖及作者之一是美国和国际运筹学会主席并算上相片占半页而前面FordFulkerson的书在第137页给不到5行字仅说开创性最具影响性没相片(除了上面2书,后来C. LeisersonR. Rivest等于1990年出版的《算法导论》也极受欢迎,特别是之前相关的《数据结构与算法》Aho, Hopcroft, Ullman,《编译原理》Aho, Ullman,《自动机理论、语言和计算导论》Hopcroft, Ullman,其后1997年的《数据库系统基础教程》Ullman , Widom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