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01 2 001

上面第2个附件的海南琼大赵克文的《泛圈性在邻域并条件下的最好进展》说:

Faudree校长为第一作者的4个美国大师合作研究得到结果:n≥19NC≥(2n+5)/3,则是泛圈图(为什么只能研究n≥19,而n19的任何整数阶都无能解决?史上天才Erdos常在Faudree校长的大学、诺奖得主Gowers的导师的近一半博士是这校的

    李相文和卫兵教授得到结果:n≥31,NC≥(2n-3)/3则是泛圈图。(看他俩的论文可见结果就是这样。为什么只能研究n≥31,而n31的任何整数阶都无能解决?其中李教授是美国前5哈密顿图大师的博士、卫教授是德国第一哈密顿图大师Jung的博士

可见,也许若上面Faudree校长4个大师不考虑低到19,而是也考虑31,他们可能也有办法解决到NC≥(2n-3)/3而不仅仅是NC≥(2n+5)/3

因此,这问题的关键是既要解决“一般性“(即不含参数δ的情况,而从上面2个结果知道,最困难处是小阶图,即关键要解决的是n31而不是n≥31),又要解决“特殊性”(含参数情况),才是全面地深刻地认识这问题。

所以,上面第2个附件接这上面2个结果后说:海南琼大赵克文全部解决清楚n≥3,NC≥(2n-3)/3泛圈图的情况(得到:n≥3NC≥(2n-3)/3,则是泛圈图或Î(C4,C5,C6+e, M9)4个非泛圈图之一),即其主要结果之一是:n≥10,NC≥(2n-3)/3则是泛圈图。(也就彻底解决上面“一般性”小阶图n31

并上面第2附件接着说海南琼大进一步地,得到n16δ(n+k)/3NC(2n-3)/3-k/3,则G是泛圈图。(关于这“特殊性”的意义,虽只考虑k<n/2就足够了[kn/2δn/2已显然了],但只要图阶n逐渐足够大则k 就应考查百、千、万甚至亿、亿亿,则有NC的界就算比(2n-亿亿)/3小也足够使结果成立。所以,只研究“一般性“的n31是仍远远不足于认识到这样程度的,即因n≥31时的NC≥(2n-3)/3刻划实在是远远地太笼统了,此外。如此,虽然我校所在深山区条件和状况都极端艰难和落后,但我也还是在2006年前把这篇论文投去Acta Mathematica。关于这杂志-最近报导说它的2014年第1期发表张伟平院士与法国巴黎大学麻小南教授的论文(即张伟平院士和麻小南教授合作的是法国巴黎大学为第一作者的这篇),并说在这篇之前“新中国成立之后,大陆数学家苏步青1951年、朱小华与田刚合作在2000年分别发表过2论文”(朱小华与田刚合作的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为第一作者的这篇),--如此至今我国只有苏步青大师的才是以中国为第一作者的论文(且这3篇论文都没有注明通信作者)。

简注: 瑞典皇家科学院说它的上面Acta MathematicaArkiv för Matematik2世界领导性杂志但我2006年前给Acta Mathematica投这篇论文并经过很长时间评审后,这颁发诺贝尔奖瑞典皇家科学院Mittag-Leffler研究所行政所长Margareta Wiberg教授来信说因Acta Mathematica一年只发表约十篇论文而全世界各国的稿件不少,并说他们不是很熟悉这领域除非有顶级大师推荐并做很好修改,但因我们这里心情状况,他说否则若同意把这篇论文转发表在他们的已有百年的世界领导性杂志Arkiv för Matematik,他们很愿意接受发表这篇论文。

所以,走不走运在Acta Mathematica发不发表的其中一个缘由也是看主编的强烈偏好(我也曾一直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是否应投去Acta Mathematica?虽那么多年来各国大师专家们在“一般性”、“特殊性”都谈不上突破而我不仅突破且做到最好,但是否应投去?使这可是当时200解决的论文啊却至今仍没有发表我是追求5行字论文的人)--用了200页之没办法是仅要彻底解决“一般性”就都必先彻底解决上面美国和德国博士没有解决的22瓶颈--如此也出席这大会的美国杰出教授系主任说“献身于科学

简注:上面2000年图论及其应用国际研讨会的论文集,是我们海南琼大曾克扬老师去跟广西师大苏健基教授和袁旭东教授学习图论研究生课程而他们看到有我的报告在其中就赠送一本给曾克扬老师带回来给我的(苏健基教授是1956年考入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杨乐张广厚在二班苏健基教授在三班]的前辈图论专家、袁旭东教授在90年代初也已在中科院读博士,所以,曾克扬去该校攻读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这论文集前言说“为加强海内外研究者的学术交流,在新世纪到来之际,。本次研讨会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与中国科学院基础研究局资助”,有240余名专家学者与会,及有100多名研究生如王燕和曲海鹏同是北京大学本硕并同2001年博士毕业-参会北大博士生还有外校来读的以及如上面做报告的前一年刚获人大副委员长丁石孙校长的博士的王恺顺和中科院系统所博士生陈耀俊、宋晓新、刘红美、聂晓冬、以及方奇志[方奇志2001才开始发表论文2008年已是中国海洋大学院长,比方奇志的学硕博士都迟的这中国海洋大学的2人现正在我们海南热带海洋学院担任正副校长]参会的还有在该所正做博士后的许宝刚(许宝刚和上面第一个做报告的常安、北京大学副校长国家基金委副主任王杰已是中国组合数学与图论专业委员会副主席-不参会的主席都是做组合数学数论的)等等博士生博士后都报名注册参会,上面第一个附件(即安排表二见有36人做20分钟报告。在这2个安排表一和安排表二的最后“(3)说有特殊原因者可与范更华研究员联系调整报告时间”--作为图论界第一人的范都亲自管理安排这细微事可见以前很少有这样级别的大会够忙,并几乎国外大师权威都回国做报告,如安排表一除了11个国外大师作一小时报告外,其余国外权威专家如1973年获博士的林子波教授于青林教授陈志宏教授王平教授附加一些国内大师权威及卓著的海归博士都只做30分钟报告)(安排表二的排在我之前一位做报告的赵海兴已是一次得半亿元经费的青海最大大学副校长、在我之后一位的赵永强是河北地质大学副校长,并看上面表见赵海兴这组的主持人是1987年已成该校最早的突出贡献优秀专家的何文杰教授也做20分钟报告、我这组主持人是上面卫兵教授也做20分钟报告[虽按姓名拼音排名但我也巧落在我改进的卫兵教授的组]、赵永强这组第一个报告者张忠辅教授是图论泰斗,当然赵海兴和赵永强这2个校长其时都才是后生而我1990已解决荫度、着色和生成树以及组合矩阵论等的很多猜想问题、特别是上面艰巨问题仅是我得到的哈密顿图50个定理中的仅一个定理[14](50个定理都各是每个方向的主导定理并每个需要很长的一篇论文才证明完-哈密顿图不易如这里见南方各省先驱和北方985的东北大学8个教授大多一生仅几篇论文)-当然还做极值集合论化学分子轨道图形理论等许多领域并也许象这里说‘1985年就已经报考了曾是西南联大名师的某大学正校长省政协主席的研究生’才很早国外权威最全面综述的论文引用海南琼州大学1995年前的论文已是中国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