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是吴文俊大师推荐海南琼州大学的论文发表在中国数学界顶级杂志《数学年刊》的信(关于吴院士如2000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他就排在袁隆平院士之前-也可说他是“最高奖”的第一人。因袁隆平先生只在重庆相辉学院农学系其后整合的西南农学院读书-并分去洪江市安江镇安江农业学校工作到70年代且搞水稻杂交的他一直落选中科院院士象只读一年半书的半年就搞一百多项水稻杂交。而吴文俊院士的导师C. Ehresmann可是世界第一数学组织布尔巴基可确认的第一人其实早在1956年他钱学森和华罗庚共3人已获首届国家一等奖吴院士还是国内首位东方诺贝尔奖得主--刚看东方诺贝尔奖见设立生物与医学奖等各学科奖并每项奖120万美元但至今已颁发18届却然只有一个国内人获奖!!!下面吴院士推荐去《数学年刊》的是这里海南琼大的4行字的论文)。这杂志由全国政协副主席原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大师创办并一直担任主编--因高号召力使世界大师陈省身都是编委并把他自己最后的论文投给这《数学年刊》, 其不容易就如在期刊网可见迄今为止海南仍仅有2篇论文发表在这《数学年刊》2篇论文分别是中国组合图论界第一兼海南数学界至今唯一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黄厅长的论文和海南琼州大学的论文,而且2篇论文竟然都同是解决人类历史上十大天才数学家之一的Erdös提出的同一个猜想,也就是《数学年刊》至今只发表海南解决的一个结果-Erdös的猜想,如海南师大1999年编的《学科建设与发展规划》中全校数学与统计学科的工作35至第45但就只列这一杂志)--正如这里说无与伦比;当然象这里最后的更是领袖级期刊并至今只发表海南3篇论文且2篇是我们海南琼大的(不过,现在国外SCI杂志已多也易发表那按说它俩怎么也应已更易发表才对);下面第2个附件更是非常简单2个图的解决就得到中国科协评选出的解放以来50中国30科学大师之一的张景中院士来信评价我的工作“重要意义,显示出作者的洞察力和创新精神;下面第3份附件是几千个教师中成为全校历史上唯一一个特等奖获得者也是教育部通过的1数学研究生教材-作者柳校长评价说“国内图论界能搞得这么全面的是少有的,由于他的突出贡献,…”-如可见这里

《数学年刊》由复旦大学数学主办并我国资深院士几乎都担任编委-这在全球都少见。复旦不仅有苏步青大师-陈建功大师也是复旦大学数学学科另一创始人(要知如熊庆来、姜立夫、苏步青、陈建功等 4 ,和他们的学生华罗庚、陈省身一起,学成回国,开宗立派,为了中国现代数学的大宗师)。此外,复旦还有迄今数学界2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之一谷超豪院士(即另一获得者是上面吴文俊大师)。如此,家和上海市共建的上海数学中心就设立在它处,其大楼虽远看很矮小但近看这台阶和一层相对其它数学中心算是雄伟的…这上海数学中心楼和数学中心专家楼分别雄居复旦大学日湖和月湖2个正避杂嘈的最好地处并霸居着清澈宽广的大湖-而物理楼和化学楼等都远离大湖边缘化(如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和教育部长等为上海数学中心揭牌,筹建小组会议有教育部部长、上海市市长、复旦大学校长以及国家发改委、科技部、财政部、中科院等代表出席,它们不是来吃的而是大出血的…人家仅数学就够而弱小海南以前只有数学物理生物化学信息甚至海洋都要做多个领域…)

       文件1    

即上面这三份评价书:第一份信件是数学大师吴文俊院士的推荐评价(因我的这论文非常漂亮地证明数学诺贝尔奖获得者Erdös院士的猜想,所以得到吴文俊院士推荐在《数学年刊》发表。众所周知,进入21世纪吴文俊院士既获得首届国家最高奖5百万元奖励、也是国内首位获得东方诺贝尔奖1千万元人民奖励的大师--这一届的数学评委主席是英国皇家科学院院长当今最伟大的数学家之的Atiyah。而可知,吴老对新中国科学的作用就如他和钱学森、华罗庚分别获得全部1956年第一届3项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上面第二份中国科协评选出的解放以来50全国三十个科学大师之一的张景中院士的评价张景中院士评价说“所提出的方法对于本原矩阵的研究有重要意义”,要知道“本原矩阵”是获得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的。琼州大学改进步方法的组合矩阵论论文是我国这学科中被引用最多的论文,我国组合矩阵论学科再没有第二篇论文能和这篇论文的重要性比了,它还是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关键结果。张景中院士是湖北省重点大学名誉主任,安徽省中科大校长等出席的华罗庚讲席教授,四川省电子科技大学校长在雨中恭迎的实验室主任,等等)第三份是由我国著名数学家柳柏濂教授评述(柳柏濂教授和耶鲁大学诺贝尔奖得主Zelmanov国家友谊奖得主Bokut东南亚数学会主席Shum北京大学院长张继平等共六人组成我国第一个组合代数中心的科学委员我的导师柳柏濂教授的专著《组合矩阵论》更是教育部通过批准的中国第一本”数学研究生教材)。关于这3份评价推荐的工作内容-吴文俊院士推荐的是“极值集合论”的工作(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台湾中央研究院李远哲院长的副手中央研究院总干事长李国伟在欧洲《数学文摘》评论它);张景中院士评价的是“组合矩阵论”的工作(我的这论文也是中国组合数学与图论学会名誉理事长、矩阵论国际大师万哲先院士迄今为止在欧洲《数学文摘》评论的十四篇论文之一);柳柏濂教授评述的更是悠久艰难的“哈密顿图”的工作-如看这里见各省先驱的论文都仅约十篇那要做得较全面是很难的

返回琼南科学中心主页